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571021的博客(云卷云舒)

用脑谋事、用心做事。为了让天更蓝、山更青、水更绿,我带着绿色的环保能源等你。

 
 
 

日志

 
 
关于我

作者简介:姓名:谭希诗,网名:t571021(云卷云舒),1957年12月出生,1974年下乡,1976年入伍参军,1981年从部队复员后被分配到中石油系统。曾做过宣传干部,党委办公室主任,现任贵州中油燃气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高级政工师,网易现代作家协会会员,盛京文学网万泉文学社副社长,山东省菏泽《青年作家》签约作家。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写诗,到目前已有三百多首诗歌被相关报刊杂志和网络所刊用,2016年12月出版了个人创作的诗集《心韵诗情》。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三宏中学—我青春无悔的记忆  

2017-04-01 15:14: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天,突然接到一位女士的电话,对方在电话里说:你是谭老师吗?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你的学生刘淑容啊,四十年前,“三宏中学”,你是我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听着对方的话语,我突然想起了什么,我说:知道、知道,你是当年那个聪明又活泼的女孩。对方在电话里与我聊了好长时间,一些怀念和祝福的话语,着实让我动了好长时间放下电话,我便陷入了久久的回忆之中......

这里说的“三宏中学”,是文革时期特殊的产物,是由黑龙江省肇源县三站公社下面的宏源、宏胜、宏大三个大队联办的一所中学,一九六八年成立,当时有两个年级,六年级与七年级,每个年级有两个班,教师有七八位,是清一色的男士。我是一九七三年三月加入这个教师队伍行列的。因父亲当时在公社的文教组工作,我七二年年底毕业后,因无事可干,便在父亲的劝说下干起了我从心底里不愿意干的这个行当,因高中毕业时的语文成绩还可以,也就顺理成章的当上了这所中学的语文老师。那时自己还不满十周岁,整天就知道玩,且好惹是生非,对社会的大舞台知之甚少。父亲怕我胜任不了这项工作,一边教我做人的道理和如何应对社会的复杂局面,一边培训我怎样做一名合格的语文老师。父亲从基础抓起,从职业道德到自我修养,从为人师表到传道解惑,从孔孟之道到文化传承,深入浅出,面面俱到,讲的我外表敬佩,内心却很烦躁,但没有办法,因为父亲无论是在亲友还是在当地的圈子里都很受别人尊重,是他们心目中很有才华的人,在父亲面前,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收敛内心的不满,表面上还得对其敬畏有加。为了尽快的让我进入角色,成为一名别人眼中合格的教师,父亲利用一周的时间,对我进行业务培训,从板书课题到读课文;从段落层次的划分到含义的宣讲;从剖析文章的历史背景到解析文章的现实意义,从归纳文章的中心思想到启发学生回答问题,每讲一篇课文后都必须让我按照他的思路演示三遍,直到熟记于心方能过关。

我还清楚地记得,去学校报到的那天,父亲亲自送我,并将我一一引荐给学校的校长和比我大很多的一些同事,还说了一些拜托关照的话语,临走时还念念不忘的嘱咐我要好好向前辈学习,努力工作父亲的良苦用心我当然明白,尽管我对教师这个职业不感兴趣,但当时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完全是抱着应付的态度被动地接受了这个差事

教师队伍里都是我的长辈,有的还有亲属关系看在我父亲的面上,他们对我还算照。在业务上经常对我进行指导,有时我给学生上课他们坐在学生中间听课完课之后,会针对我的授课情况单独与我进行交流,在肯定成绩的基础上也总会提出一些不足,态度非常诚恳,每次都会给我留下许多感动。而我在学校的一举一动和他们为我所做的点点滴滴,父亲那很快的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我是个不满足现状玩心十足的人,对于给学生讲课我并没有多大兴趣,除了完成必要的备课和授课任务外,大部分时间都在贪玩中度过。那时“读书无用”“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的口号一直占据着主导地位,学习虽然按部就班,但学习的氛围依然很淡化,而我对这种情况几乎是不闻不问,有时暗中还留露出几多欣喜,因为这样的环境反倒为我的贪玩提供了许多机会。一有时间,我便组织学生打篮球、踢足球、踢毽子、跳高、跳远等,更可笑的是有时还领着速度快的学生到附近的田地里去撵野兔,真是玩的天昏地暗,不亦乐乎。有的学生在我身先士卒的引导下,也一发而不可收,玩帮的队伍越来越壮大,整个学校被运动的氛围包裹着。老校长是一位德高望重且性格开朗的人,对我的做派基本是不闻不问,有时只是提醒那么一两句:别只想到玩,给学生上课要紧,每当这时,我也只是哼哈的答应,玩的势头依然没减,且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欣喜若狂,偶然感到自己已成了孩子的王,在学生们面前仿佛是一面旗帜,不知不觉中便产生了一种荣耀感和自豪感。虚荣心和浮躁情绪开始占据我的心灵,使我有点忘乎所以。以至于有一段时间竟然连备课的环节都取消了,教案也不写了,上课的时候拿着书就给学生讲,完全是照本宣科,随心所欲,我这里是满堂灌输,学生听的是一头雾水,这还不算,有次竟然出现了学生作文批改的评语完全雷同,甚至连错别字都没有改过来,更不用说眉批间批的环节了我的虚荣心理和狂躁情绪开始不断的在蔓延,更有甚者,就连尊重老师和长辈的谦虚美德也丢失得一干二净,以至于许多长辈的老师对我产生了看法,并不断的疏远于我。时间不长,我在学校的表现便被父亲知道了,有一天父亲单独把我叫到边,一改过去严厉的态度,也没有对我进行打骂,而是语重心长的与我讲起了道理。到现在我还清楚地记得当时父亲说的话:不要小瞧了教师,更不要自己瞧不起自己,教师的职业是世上最阳光的职业,撒下的是辛勤的雨露,托起的是明天的希望,当教师不仅是教学,更重要的是育人,要让家长满意,学生认可社会放心,真正能够做到这些是很不容易的,这需要用精神去引导、用心灵去灌溉、用学识去栽培。父亲的这次谈话,我是第一次用心听了,不仅听进去了,而且受到了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震撼和洗礼面对父亲慈祥而信任的目光,我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重新衡量我在这个职业中所应该承担的责任,面对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学生,怎样用责任去书写无悔的青春,如何用使命去放飞追求的梦想,我不得不重新思考这些问题,既然走进了个园地,就应该用辛勤耕耘让这个园地结出丰收的果实,既然选择了这个职业,就应该对得起这个职业,让这个职业在阳光的照耀下不断地升腾着希望。痛定思痛,第一次有了悔恨的想法,并深感虚度年华,碌碌无为给自己、给学生所带来的伤害,这是自己有生以来的深刻反思,也是一种脱胎换骨的警醒。懂得了这些,我便改变了以前对教师这个职业无所用心、亵渎应付的做法,开始以敬畏的神态,以尊重的举止,以纯洁的心灵,以崭新的面目出现在学生面前。当一个人能够主动以良药来解除自己病痛的时候,那么这个人就会重新焕发出无限的生机与活力,唐代大诗人刘禹锡不是有那么一句诗,叫做“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吗,用它来形容当时的我,也还算是贴切吧。醒悟过后,我重新定位了自己,重新制定了教学计划和目标,把传道解惑当做自己的第一要务,把爱心和奉献当做青春的资本,把责任和担当作为筑梦的基石,从零做起,从基础做起,让教书育人成为自己的本分,成为自己的使命。我开始找到了感觉,也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最佳位置。古人云:“师也者,教之以事而喻之者德也”,“师者,人之楷模也”,教师不仅仅是教书,也不仅仅是讲一些书本上的大道理,而应该将教书与育人有机的结合起来,使通过教书这个有效的手段,来达到真正育人的目的,让学生不仅懂得书本上的知识,而且还要懂得如何做人的道理。一代教育宗师陶行知,用整个生命投身教育,“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用自己人格的力量,践行了他为教育事业献身的崇高品质。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在榜样面前,自己显得是如此的渺小,而自己所要做的则是效仿教育先驱者的风范,把他们未尽的事业发扬光大。我重新定位了自己,决心脚踏实地,在自己的小天地里,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为了真正了解学生,让学生不仅成为自己的学生,更应该成为自己的朋友,为此,我开始对每个学生进行家访,我针对学生的特点,家庭状况,有针对性的与学生家长进行交流,交流中主要是以表扬、肯定其优点为主,在此基础上提出中肯的希望,在与家长达成共识后,主动征求家长对学校、对自己的意见和建议。在我的印象中,每次家访后对我的促动都很大,我深深地感受到每位家长朴实的一面,同时又为他们的理解和包容所感染。家访这个环节,拉近了我和家长与学生间的距离,学生和家长的理解认可,不仅让我这个当老师的底气十足,同时也让我的教学热情越来越高。我深知教师的心理因素和教师的外在的行为对学生所产生的影响力,平时在与学生的接触中我尽量用人格的魅力去带动他们,用正面的形象去辐射它们,让他们在与老师的亲密接触中,始终有一种阳光的心态。我经常用我的切身感受和学生们交谈,让他们在这个特殊的年代里,别忘了自己的目标,别忘了自己到学校里究竟是干什么来了,坚持初心,瞄准未来,多储存知识,等到用时就一定会得心应手,有不少的学生按照我的思路去做,他们在文革后期社会仍处于动荡的时候,依然把学习放在首位,没有去社会游行,没有贴大字报,没有参与派性的斗争,用知识武装自己,最后成了社会的有用人才。

青春在这里奔洒,志向在这里起航。不能忘记“三宏中学”这短暂的生涯,忘不了我人生起跑的地方,在这里,我除了教书育人之外,还在社会的舞台磨练了自己。支农,这在当时是个非常时髦的字眼,每一周,我们至少要有一次支农活动,每当这时,我都要带领全班的同学,和其他年级的学生一样,在大队干部的引导下,和老农一起按照季节的需要,在田间干一些农活,说是支农,其实是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在教育中和贫下中农打成一片,通过再教育,改变老师和学生“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书呆子气,使其真正成为又红又专的革命事业的接班人。我对支农活动不以为然,但通过支农,我却悟出了支农之外的一些折理,我感到支农不仅锻炼了学生的体魄,也给学生提供了增长知识、增长才干的社会舞台。我要利用支农活动,让学生学到在书本上学不到的知识,让学生见识社会这个大舞台给他们带来的意外收获。夏季给秧苗铲草,这是支农的一项重要活动,在铲草时我不失时机的和学生们进行交流,通过给秧苗除草的过程,让他们懂得自己就像培育的秧苗一样,在成长的过程中不会是一帆风顺的,会经常遇到象杂草一样的干扰和阻碍,只有把周围不利于秧苗成长的东西清除掉,才能确保秧苗健康的成长,而铲草育苗又是一个长期的系统工程,来不得半点的对付和糊弄。通过这样的启发,让学生们学会在逆境中成长,学会在困难和挫折面前勇敢的面对,学生们也心有灵犀,对老师的良苦用心他们一点就透,以至于每次的支农活动,他们都会与我探讨有关人生的问题,而每一次探讨的结果,都会让他们高兴而始,满意而归。我敢说,在支农中,我与学生都没有虚度光阴,都没有碌碌无为,而是学到了书本上没有学到的东西,使精神更加充实。在社会的实践中,我更加懂得了如何做一名合格的老师,如何做一名能够让学生信赖的好老师,让老师这个名字在学生中真正成为圣洁的字符,让自己无愧于心,无愧于学生,无愧于社会。

“三宏中学”,这个特殊的产物,后因宏观形势的发展,政治气候的变化,它的生涯也随之宣告结束。随着三宏中学的消失,我的工作性质也随之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这年秋天,我参军入伍,成为了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虽然离开的学校这个清水之地,但“三宏中学”,这个闪动青春字样的符号一直深刻在我的脑海中,尽管它的生命很短暂,但它为生命所释放的热能却一直温暖着曾经在这里生活学习过的师生们。而我作为耕耘者和收获者,却见证了它的全部。时光虽然短暂,但青春却无遗憾,曾在这里停留的记忆,让我生命里的音符更加激昂,我坚信,这种短暂的停留,不是蹉跎的行走,不是时光的虚度,而是生命的起跑,是心情的整理,是拉开走进大舞台的人生序幕。

将近三年的教师生涯一晃就过去了,三宏中学作为我参加工作的第一驿站,给我留下了难以忘怀的记忆,我由原来的厌倦这个职业,到后来的自愿接受,再到后来的热爱留恋,这一转变过程,对我的思想是一种净化,对我的精神是一种洗礼,对我的灵魂是一种触动,对我的个人修养更是一种提升,我在教学的过程中,在与学生的相处中,完成了人生初级阶段的改造和变革,这为我后来向人生高级阶段的升华冲刺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勿相忘,实难忘!三宏中学,你是我走进人生的第一个舞台,是我放飞梦想的乐园,是留给我青春无悔的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294)|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